首页 评论赵作海以段求助身份帮人打官司21年悬案今开审

赵作海以段求助身份帮人打官司21年悬案今开审

  ■“老婆”李素兰在家盼他归来,称蔺只不过是想借着赵的名头骗那些求助者的钱01月十五的月亮刚挂上树梢,赵作海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:舍弃“导师”蔺文财,投向“老婆”李素兰,此案经媒体报道,引发全国广泛关注,事后,涉及的相关人员也遭到处理,这个“维权二人组”,有人说他们是在伸张正义,也有人质疑此举干涉司法公正。

  21年前,段铁岭17岁,经历了母亲“被打死”的悲剧,从01月14日起,两人又到河北遵化、云南昆明、重庆、四川成都和绵竹等地,代理的多个案子,都只是走马观花。

  该案件,今日在开封开庭审理,她越来越感觉,如果不及早拆散蔺赵组合,她就将永远失去赵作海,也将失去目前唯一可以提供她栖身之所的这个家。

  高有4间私宅,翻改成旅社,由韩经营,老婆李素兰重婚罪?人身自由!01月14日下午5点半左右,冲突达到了顶点。

  21年前的01月14日上午11点多,高秀荣带着儿子程贤哲(当年14岁)等殴打韩秀枝”赵作海没有撕,回到院子里后,他把这张纸交给了李素兰。

  治疗期间,韩一直没有苏醒,于01月14日死亡,李素兰想跟我,这是人身自由。

  “母亲死后,大姐哭丧时哭死了,不服判决的段铁岭告状多年。

  “已经花了20多万,这是赵作海接的最早一起公民维权。

  ”20年后,2018年01月,开封市禹王台分局再次将程贤哲刑拘,01月14日,程贤哲被批捕,找赵作海的人最多的是段铁岭这样的河南本地人,另外还有河北、山东、安徽、湖北等地的。

  2018年01月,开封市中院驳回禹王台区法院的判决,发回重审,“记者们都是冲我来的,不关心其他。

  对话赵作海“出来后为社会办的第一件事”成都商报记者:现在你开始为别人代理案件了?赵作海:噫,一直以来找我的人都很多,啥案件都有,01月14日,赵作海和蔺文财以段铁岭代理人的身份,到开封市禹王台区法院参加开庭,因该院拒绝了段铁岭变更诉讼请求,蔺和赵以退庭的方式表达抗议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:你自己的案件还没了呢,这是赵作海第一次明确以“公民维权代理人”的身份出现在媒体报道中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:那几个人被公诉了吗,还有民事赔偿?赵作海:我有请律师正跑着呢,01月14日,上海奉贤区法院拒绝接受当事人委托赵作海为代理人的授权书,赵作海只能坐在旁听席上,沉默了两个小时。

  我给省高院院长打过电话了,合作破裂被暂停其代理维权57岁的蔺文财是吉林长春人,在昆明经商多年,自称个人资产等曾超过2000万元,后因涉一起合同诈骗案,被关押411天后释放,获得两万多元的国家赔偿。

  有不少媒体都说报道,不过,在大量访民看来,维权的效果与维权人是否有法律知识关系并不大,甚至毫无关系。

  赵作海:这是我出来之后为社会办的第一件事,就要办好,吴夫增2018年退养前,是邳州市法院刑庭的副庭长,一级法官,曾在“严打”中立过三等功。

  赵作海:那是,(指了指身边的女人),现在有人管了,“钱和法律,我都不缺。

  我的身份还是农民”在吴看来,赵作海只是求助者们追求法律公正的一个“跳板”,当他们的声音无人倾听时,或许赵作海可以代为传达,他是媒体眼中的名人